與孫子共學微積分的祖母

是不是人上了一定的年紀,就注定要如此無力?

    「爺爺,教我數學好嗎?」

    「爺爺你看,我先修微積分你教教我好不好。」

    我在一旁觀察爺孫倆人,看孫子抓著他,他卻無動於衷,冷淡的氛圍瀰漫開來,乍看之下是這樣,但我看,卻是一種歲月的摧殘。結婚好幾十年了,從他最愛的教育前線退下,也有一段時日了,曾經是這樣一個充滿熱誠的數學老師,如今卻苦於體力的限制,一生絕學卻都無法傾囊相授,更何況對象是自己最疼愛的孫子呢?想著我都心疼了。

    不只是他,孫子已經國中了,難得遺傳了他的爺爺,他對數學是如此嚮往,一周來一次爺爺奶奶家,想盡辦法就是要從爺爺那裏知道多一點點也好,靠著一行又一行的方程式,那是他們之間唯一的聯繫,但一個問題過去,卻是有去無回、杳無音訊。比起失望,更可怕的是無聊開始吞噬著這個難得的祖孫情誼,一個年輕人要揮霍掉周末這樣大好時光來這裡,卻一無所獲,遲早也會厭膩吧。

    而我,只是個英文老師,除了默默觀望著他們,難道能插入他們之間的對話嗎?而且隔行如隔山,我又能說些什麼呢?此時正巧,但也算是因緣際會吧!從兒子那兒得知了交通大學的開放式課程,紮實的從基礎教起,給了我一次機會。說實在的,在我們那時代能做老師的還能稱得上是知識份子,雖然那些數學符號在我年湮代遠的記憶裡是如此模糊,但按部就班的學習加上一周五天給我練習,還是依稀能夠回憶起高中數學老師上課的內容。於是我轉變成他與孫子之間的橋樑,而孫子也會從網路找些稀奇古怪的問題來問我,即便我也不是全部都能理解,但能增加我們之間的互動,就已經很開心能挽回這段難得的祖孫情誼,也多虧了開放式課程,不吝於提供影片與講義給我這樣的可能性。

    我知道,在這樣進步快速的時代,generation gap無所不在,不只祖孫之間,親子之間亦然,而我們難道要默默的被歲月淘汰?不對,我們應該反過來運用這資訊爆炸的時代,交大開放式課程就是一個最好的例子,所以說,是不是人上了一定的年紀,就注定要如此無力?當然不是,我們踩在巨人的肩膀上,坐擁整個世界。